养猫的老叔叔九月

吹画手白露为霜——程逸云老师,吹文手Forever°——渡渡老师。最爱小沐木。杂食党一枚,没有架子,来找我玩。

表白最后一大段话

璃:

不知道是我网络的问题还是直播回放本身就卡,各种放不出来,难受,求虎牙电脑端出回放功能(ー`´ー)




这两天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,没怎么一起,昨天中午排位之后沐木在YY一出声,老大来了一句


欲为:哟,这不是大忙人沐木嘛,几天不见啊【所以您老最近就走这路线了是么,怨气就很重(:3_ヽ)_】


沐木:咋了


欲为:我说你现在是忙人,大忙人


沐木就说他们比赛要训练什么的


欲为:来不来打自定义啊


沐木:来啊,你们要打自定义还是玩什么游戏


欲为:喝血呗走呗【你还嫌弃沐木吃鸡上瘾,感觉你喝血也挺上瘾的】


死神:噗


沐木:还不如不问这句话呢


欲为:那人多啊不然玩什么,我昨天晚上做了五六把狼全赢了,就没带输过【嘚瑟】


沐木:哟哟哟哟看把你能的


换游戏的空里沐木表示自己打小号上分很舒服,在几位屠皇之间引起了强烈的不满


【PC的屠皇是真的难啊,求网易救救他们,天天听歌/扫雷/斗地主期间插播第五人格就算了,老大昨天中午连续五局遇到臭熊、咩咩、稀饭和年华,好不容易第六局换人了,稀饭年华换成了叉鸡隐隐,遍地前锋,靓仔的腰都快被撞断了】


沐木:老熟人大部分都转手机了


奈奈:手机也不好打吧,手机不是打红蝶嘛,红蝶比小丑好打吗?【奈奈表示我最怕红蝶了,你们居然选择去打红蝶QAQ】


喝血上来第一把欲为老毛病又犯了,大声吵吵沐木是沐木是!打完觉得不对决定还是测一下,结果测完沐木是好人


欲为:不好意思,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【心虚】


沐木:你打我干嘛!


欲为:幸好没票幸好没票


这两个魔鬼,沐木在出口前拿毒针把死神扎死了,结果门开好的时候欲为又把死神扶起来,让死神看着他们四个人跑出去,弄得四婶完全莫得作为狼的尊严(:3_ヽ)_


赛后


欲为:幸好没票沐木啊,我当时就不想票沐木


沐木:屁话!你们两个人瞬间给我两枪嘛意思弟弟!把我放倒了以后说了句我其实不想票沐木,你骗鬼嘞!欲为的嘴,大猪蹄子的嘴╭(╯^╰)╮


第二局拿猎枪的地方


欲为:那个戴眼镜那个下来,帮你拿东西,戴眼镜那个,黄色眼镜那个,对你不下来嘛,给你好东西你不要嘛


沐木:谁啊


欲为:你好像有点傻,算了


沐木:你说带黄色眼镜的谁知道是谁啊!


去到第二关


欲为:哎这边开不了门啊


沐木:哎哎你看这个大sa子,你看这个大sa子【你俩一个三岁一个四岁,不能再多了】


欲为连当两把狼都被干掉之后


沐木:哎你记得欲为在我面前刚才说了一句话吗,我昨天晚上当了五把狼我一局没输,现在当了两把全输了嘿嘿【已经上天的老大闭着麦笑了一声】


等待进游戏的时候


沐木:我是看出来了,只要老欲为不污我,他肯定是nang【你终于发现了】我告诉你欲为如果跟我是狼的话,我们俩就互污,污到下一局,我们俩就互打,互咬你知道么,拿爪子互抓对方的脸,使劲抓,把脑浆子都打出来【中间有几句没听清,多大仇多大怨啊】


欲为:别扯那些没有用的




胖胖玩喝血的时候超可爱呀,日常就是:我没子弹!我不认识路了!我说不过他们怎么办QAQ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说几句不那么开心的吧,关于能不能圈地自萌这件事,说实话,管不了,真的喜欢他们,关注他们经常蹲直播的人,很多都不会到处乱刷了,一些在直播间、视频底下或者其他地方乱刷的人,有些可能连直播都没有看过,偶尔进去一次,知道这么个事就乱刷一通,说不定以后都不会再进直播间了,但是不管对方是粉丝还是路人,比起去怼他们或者跟他们理论,随手举报效果要来的更好,一条ky的弹幕,举报掉,就没有了,可是如果一堆人去跟他理论那就刷屏了,本来看不到的也看到了,只会影响更不好,比起不合时宜的刷CP,其实看到“刷CP适度”“CP请圈地自萌”的次数反而更多,这其实也在提CP啊?本意是在阻止这件事,但结果并不见得好。喜欢ky的人怎么样都会ky,不刷CP还可以刷别的,不是说几句就会改的


比起那些人,更想对喜欢他们的姑娘们说,不要动不动就怀疑他们闹矛盾了,出问题了,不觉得对他们很不尊重吗?他们怎么说也是好朋友,哪有那么容易闹翻,为什么不能相信他们的友情呢?直播对他们来说是工作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安排,有要做的事,关系再好他们也是独立的个体,谁也没跟谁绑定,不要一天两天没一起玩就怀疑这个怀疑那个,可以理解不是假期很多人没时间去看直播,但是如果你看不了直播不了解真实情况,就最好不要做一些不负责任的猜测,如果你有网可以去B站看视频,那么不妨下一个虎牙或者斗鱼,看不了直播没关系,有时间了去翻翻录像回放,一些谣言和怀疑自然不攻自破了,说的简单一点,不要整天自己吓自己,磕CP,心态放平和一点









俗人(随手记)

—鹤,一种入了世又脱了俗的鸟类。羽翼纤长,姿态优雅。

以前做过一个梦,梦里的我看不清模样,只知独身一个人,怀里抱着一只老猫,粗重的呼吸使呼噜声都显得粗哑难听,毛色枯燥难看,胡须随着呼吸抖着,整只猫都显得颤颤巍巍,可怜。

这大约是爱猫的人都受不了的一副模样,叫人心疼。

手边是一盏茶,凉了,没有热气,茶香很浅,泛着苦味儿,喝下定是没有一点茶韵,即使我并不是很懂茶,我也知道难喝。

稍许动动身,椅子便吱呀吱呀地发声,叫人听了起鸡皮疙瘩。太阳略微有些刺眼,没什么叫人感到舒适的风。耳边是汽车驶过马路的呼啸声,在极静的地显得突兀嘈杂。

有人说,人一点点长大,看到的东西都会变样。

年幼时稚嫩的眼,看只虫蚁都是欢喜新奇,稍稍年长,便觉得恶心至极,迈入中年,是蝼蚁可怜命不由己,到了老年,约莫就是,随遇而安,碌碌一生。

那可能年少人眼里的那只猫带着它独有的诙谐,茶里的茶虽难喝倒也可以解了那刚刚运动过后的渴,吱吱呀呀的椅子在少年人眼中也是个可爱的玩具,颇有乐趣,阳光正好,是可以出去撒欢的时节,汽车的声音虽吵,但是有着热闹的气息。

自问是个俗人,品不出这原因。这些东西在我眼里可能就随着心情的好坏而变,没什么特殊的心境。所以,年少时可能不过是还没懂事儿,未了解人情世故,心中无忧。中年时只是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气,怨天尤人,孤芳自赏,期期艾艾。到了老年已明了世事无常,船到桥头自然直,得过且过。

少年时我也对自己说,要知世故而不世故。现在扪心自问,世故了。

俗气的想法还是不可避免地来了脑子里,说是不该随波逐流,还是容易被别人的言语左右思想。说是要清者自清,还是会被唾沫星子烦得辗转难眠。说是要随遇而安,还是会自命心比天高,孤芳自赏。

在这世道里活着就难免染了俗气,有人管这叫人气,是了,只有人才会在意这些有的没的。自有思想以来,这些俗气的欲望推着人们向前走,哪有人愿意安于现状,都鼓着劲往前跑,不争不抢,哪里还是人呢。

—鹤,只剩下一隅栖息之地,在这俗气中寻着难得的清净。

俗也好,不俗也罢,日子还是得过。那只猫,就算老了,也还在阳光下打着呼噜,不是么。

然后我就知道,那张我未看清的脸上,还是我年少稚嫩的样子。

对不起打扰了

挂个人,详情请看她的历史所有盗文以及我与她的正面对峙,这年头的孩子不得了,想怎样就怎样,OK,您去杀个人试试,我看看您还能不能想怎样就怎样。反正她现在和小偷犯罪也无差了,一副恶心的嘴脸。
http://jiu69106.lofter.com

视频的魔鬼封面镇!(出自超胖之手)
以及后面还是出自超胖之手的表情包!

【欲沐】思念

你复制了渡渡的文章,但你复制不了她做过的思考,她的文风,她的思想,她笔尖的修辞,那都是她的东西。你永远也拿不走。就像,你不可能凭借复制,获得粉丝和人气。

摘星.:

文/星
新人多指教
圈地自萌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一步一摇一回眸。


      “你会爱我吗。”
“我会。基于你爱我的基本。”
“仅此而已?”
“自然。”


      南京的天气又变了。虽说向来如此,可这天气的变换也总会让人措手不及,一不留神就会被病痛折磨。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洒起了洋洋洒洒的细雨,像有人在呼唤他,又好像没有。


      窗边的人动了动眼睑,往上翘的睫毛下面看不清晦涩的眼睛,所有的苦难都被藏在了背后,在阴雨霉湿的季节里偷偷的腐烂恶化,最后陷进地里,无法生还。


      如同他的爱情。


雨季潮湿,他能清晰的看见,雨滴拍在玻璃窗上蜿蜒出扭曲的痕迹,如同狰狞的面孔在叫嚣,亦如同多年前他的脸。


      如此恐怖却也能让他昭然欢喜。


桌子上的热汤依然悠悠的散发着热气,没有开空调的屋里空气确实有些浊然,汤的那一点点飘渺烟雾很快隐去,徒留下它挣扎过的一丝痕迹,带走了所有。


沐木终于是回过了头望着眼前的一切。屋里空荡荡的,床从双人换成了单人,枕头从两个变成一个,衣柜里也只有他一个人的衣服了,电脑也只剩了一个,就连桌子上的汤,床头柜上的水杯,所有的所有,都是单独的了。


      他最后还是一个人。


他本不属于这个城市。


      几年以前,那个带着耀眼笑容的男人和他对视,以独特的方式融进他的生命,房间里的单人床变成了双人床,枕头从一个变成两个,衣柜里多了一个人的衣服,电脑换成了两个,桌子上的东西,床头柜的水杯都是两个,屋里也不再是一个人。


这里原本就不该出现他沐木。


      “沐木。”


      欲为?


      “我想你”


   “欲...”


      他不在这里的,沐木。他恍然翻涌了思绪,陡然想起那个男人不在这个城市了,他已经远走他乡过上了自已不敢奢望的生活,也许他很幸福啊,已然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吧。


      沐木的太阳已然被日蚀,再也无法发出余热的光辉,他曾百般呵护的爱情在那一刻支离破碎,陪伴他的只有无尽的长夜和永不休止的年复一年的生活。欲为的名字像是碑文刻在他的心上,抹杀不掉,无人能唤醒他心里仅存的温柔。


      时间的轮轴在转,无休止的转。


      如果可以的话,他想告诉欲为。


      “欲为,对面正对我们的窗户同一时刻又亮起了灯。”


      “欲为,你看那边那个广场的摩天轮又开始转了。”


“为为,你看那个孔明灯好不好看啊。”


      “狗贼,问你话呢那个公园的许愿池灵不灵啊。”


“亲爱的....”


      他骤然醒悟过来。屋里暖黄的灯光如此柔和却刺伤了他的眼睛,回头的时候玄关处一个人影仿佛在向他招手。他抬步慢慢的走,走到中途却停下来,玄关的风铃被风吹得叮叮当当,门半掩着,可是没有人。


      他笑着落泪,这时候,他终于知道,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欲为更能爱自已入骨如命的人了。而欲为也不可能回来了。


      沐木抱着自己的希望,几年前还是那么繁茂,那么光彩照人,现在却变得光秃秃,变成了铅灰色。  他审视着自己的爱情,从不吝啬于丢弃,却也无法丢弃。


      布满青苔的石头,终将归于自然。


      白昼已耗尽了它的烈火。


      圣诞的霜冻在仲夏就降临;十二月的白色风暴六月里便刮得天旋地转;冰凌替成熟的苹果上了釉彩;积雪摧毁了怒放的玫瑰;千草田和麦田里覆盖着一层冰冻的寿衣;昨夜还姹紫嫣红的小巷,今日无人踩踏的积雪已经封住了道路;十二小时之前还树叶婆娑,香气扑鼻犹如热带树丛的森林,现在一片荒芜,犹如冬日挪威的森林。


      我再也没见过你。


      而我依然对你真挚热情,始终如一。
END.



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,有才的超胖

我就直说了

喝过酒睡过一张床的交情,再怎么带节奏也不会凉。

我,本人,恃宠而骄,他俩就是不会凉,希望他们凉的都拉倒叭。

沐木生日季!

今晚九点,斗鱼直播房间号4801532!一起给这个可爱的傻子过生日叭!

宠粉,游戏技术好,有电子竞技精神,认真又努力的沐木,了解一下!

感谢相遇,幸甚有你,未来可期。

沐木,冲呀!

虽然可能挡不住流言蜚语,但我们会一直在背后守着你。

最最可爱的宝藏boy——小沐木,生日快乐!我们爱你!

可能是身为写了一点垃圾文的文jio的感慨

每个作者的文章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,那个叫文风。

那么对于没有形成文风的刚开始练笔的呢?
那种很喜欢某位太太,很想学习这种创作手法,但怕被指责抄袭文风,最后死在开始的小萌新们,一点也不少。

抄袭,是该指责的,但我只想指责那些拿了别人的情节或者人设的。学习文字和文章处理方式的,我不觉得有什么错。

哪里有人生来就有文风,我支持合理学习。

文风得等到写得多了,经验丰富了,那才能逐渐出来,把作者自己的魅力带出来,文风不是一开始就有的。

此理等同于学习画风。(当然是不支持描图的,接受授权临摹标原著,和学习多种画法,研究最适合自己的,然后展现出自己的画风)

对新来的孩子,不要太苛刻。

子午女神写得太好惹,让我羞射

子午:

千粉点车,谢谢大家的喜欢♡ @豙殳

第一次写车可能读起来有点奇怪,阅读不适速速退出。

写车真的好羞耻啊,满脑子都是画面感。